流未

我以我穷词 写下我神思

霸道伯爵的专属爱人25(多cp主韩叶)

一场预言一段宿命,前世的一场梦,牵连着今世的万般纠缠。

是命运终不可违,还是天意弄人?

不是所有故事都要以悲剧收场,五百年后,你我再次相见……

………………………………………………………………………………………………

#多cp慎戳!!真·快完结了(大概)!!#

#下一章开始什么都拯救不了我的剧情了,散了都散了吧orz#

别问我想静静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让我打的韩叶tag每天都在退圈的边缘试探_(:з」∠)_

——————————————————

二十五章

 

黄金的砂砾在逆行的沙漏中,

柯罗诺斯被扼住的咽喉,

流逝的月光,

阿南刻即将饮下满溢的酒杯,

那世界的终末不再有风的嘶吼,

锁链紧握在王座之上。

五百年前,一个人在黑夜中的沙漠踽踽独行,沙尘被风暴卷起打在身上,不得不穿上严实的外套来抵御。毫无预兆地,叶秋再一次聆听到来自未来的声音。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就是瞬间明白了这段预言真正的含义。

他曾经以为自己一定是被这世界的恶意所针对了。很多很多年以前,那时候还是二代和三代血族横行的年代,叶家作为拥有复数三代的名门望族在血族中占有不小的地位。

怀胎十月,叶家又有两位小少爷诞生了。可是怪就怪在叶秋并没有任何血族的特征,比如他没有血族赤红的眼睛,没有露出过尖尖的犬齿,也没有任何渴血的征兆,不如说他对那猩红的液体完全不感兴趣。

一开始家族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大抵是小孩子脾气,每个人都不一样的缘故,但是小孩子之间童言无忌却有可能是最伤人的。

叶秋这一辈的同龄人不多,也就叶修和他年岁相同,有些外表上看不出来,却都是三五十岁的大龄儿童了。

“叶秋,你不饿吗?”

小伙伴们虎视眈眈地望着庭院里的人类仆从,再一次问出了口。叶秋只是笑笑,不做回应。

他是不同的。

儿时的叶秋很快发现了这点,他和能优雅地用高脚酒杯小口嘬饮血液的孪生哥哥不一样。

“哥哥,我真的是血族吗?”叶秋终于鼓起勇气忐忑地问叶修。

“是啊,一个妈生的,放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看着我。”叶修捧起弟弟的脑袋,注视着与自己完全一样的面孔,轻轻将额头抵在了叶秋的额头上,“你看,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是不是?连体温都是一样的。”

“嗯……”属于血族的体温通过那相抵的眉心缓缓流淌在两人之间,仿佛在母体的子宫里,如此令人安心。

“所以别傻了,可能只是不明显,总有一天你会变得比任何人都要优秀,相信自己!”然后叶修微微抬头随即用力撞在叶秋的额头上。

“哎呦!干嘛撞我!痛死了。”叶秋瞬间炸毛,一手按在叶修撞的地方,另一只手在面前虚张声势地挥舞着。

叶修也用一只手捂住额头,完全无视挥来挥去的手掌,双眼注视着叶秋:“我跟你感受到的痛楚,也是相同的……”

那一双眼睛里流露出的复杂情感,叶秋铭记至今,似是千言万语,似是默然无声,像是最深的海底。

已经搜索了一整晚的后台操作记录,依旧没有找到预言的源头,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但凡存在过就会留下证据,像这次的事,原则上几乎不可能,除非是属于里世界更高级的能力,可那就更不可能了。

一番苦思冥想,叶秋还是没有猜到原委,打开电子邮箱,显示了一封新邮件,赫然就是叶修的回复。

像平时一样,两人洗完衣服将衣服挂在晾衣架上,意外却突然发生了,不过倒不是个大意外。

“啊!痛痛痛……”叶修一头撞上晾衣架。

“你在做什么?”韩文清快要被着傻样逗笑了。

叶修见状急忙指着晾衣架说:“先说好,是它先动的手!”

“行行行,晾衣架先动的手!”

近来H市的治安很好,没有再发生过什么情节严重的案件,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霸图公安局的工作量。

距离叶修答应房东去看房子已经过去三天了,途中坐车两个半小时,叶修在颠簸中昏昏欲睡。由于地势太过偏僻,在最近的公交站下车以后,尽管绕了不少弯路,靠着房东的地图叶修还是顺利找到了那幢神秘的别墅。

三层楼,一板一眼的欧式风格,端正得简直是强迫症的福音。黄昏的暮色为建筑刚硬的棱角增添了些许柔和,宛如一副静谧的古画。

门口道路两旁开满了火红的凤仙花,点缀在翠绿的叶间,娇艳欲滴。

“这地方还不错啊,给老韩看看,让他羡慕一下。”叶修拿出手机咔咔咔拍了好几张照,点击发送。

韩文清午休的时候想起了叶修已经出发了,还发过来几张照片,花都养得不错,应该是常找人来护理的。不过拥有这样一幢别墅的人,为什么会用廉价的租金就毫无防备地把公寓租给了甚至连一面都没见过的叶修呢?

打开系统查阅那幢别墅的户主信息,可奇怪的是关键字不论怎么输,都查不到有那幢别墅的存在。

是圈套吗?这段时间因为里世界的动荡,他还真是风声鹤唳。

看见韩文清突然站了起来,张新杰投过去诧异的眼神,急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余光瞥见电脑屏幕上别墅的信息很快刷新了出来,韩文清摇了摇头,说:“没事,希望是我想多了。”

傍晚的H市很漂亮,几朵浮云染上霞色。

火车缓缓停了下来,苏沐橙和楚云秀将随身行李从置物架上搬下来,东西不多,几件衣服也很轻,两人双双下车。

来H市的人很多,不知是观光抑或是回家的,车站里光线良好,暮光为旅人渡上一层金边。

走过拥挤的地下通道,楚云秀突然回头却不见苏沐橙的身影,两侧的人流依旧在挤着她向前走去。目光焦急地扫过附近的人,却是一张张陌生的脸。

沐橙,你去哪里了?

这一次两人的旅行过程中楚云秀就看出苏沐橙心事重重,尤其是之前在天桥上晕倒之后,好像总有什么事瞒着她,包括那一封匿名的信。

寻着气味,楚云秀拨开人群试图往回走。突然在口袋里触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她不记得在口袋里放过东西。取出来一看,是一张叠成豆腐干的纸条,明显是从苏沐橙的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也许时间仓促,边缘并不光滑,但字迹依旧清晰工整。

“抱歉,秀秀,我骗了你。请原谅,有一个地方我必须要去。”

苏沐橙回到站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第二张车票,义无反顾地踏进车厢,火车门已经关上,不论楚云秀怎样呼喊都不会停下。

“沐橙——”

声音瞬间淹没在发车铃的喧嚣中,苏沐橙似有所感地转头看向窗外,果然看见楚云秀站在站台上被工作人员拦下来。

火车开始起步了,加速的过程很让人难受,看着那个人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总是明眸善睐的苏沐橙眼里终于有了水光一闪而过。

她要先去找到五百年前叶修曾提起过的那样东西,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还在原地。

其实楚云秀想过使用能力,她可以操纵元素之力寻找苏沐橙,甚至瞬间移动至苏沐橙的身边,但在这处处限制的表世界,她无法破坏约定。

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变幻了几轮,楚云秀还是没有要向前走的意思,这时她听到有个人在她身侧问她。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声音,楚云秀不禁转身看了他一眼。

“突然……想思考一下人生呢!哈哈!”干笑两声,楚云秀也深知自己的颓唐。

如果是一般的路人可能心里抱怨遇上了个傻子,就这么走开,张新杰取出警察证:“我是附近公安局的,看到你挺困扰的样子,是刚来H市吗?”

“是啊,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

“一个人来的?”

“……嗯,一个人。”

“教堂里简陋了些,不介意的话,可以住一段时间。”

楚云秀才注意到面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身负的力量,虽然微弱,确实是神职的气息。虽说很想拒绝,不过按照她一个普通人的设定,应该不会推辞吧?

“你好,那就麻烦了,我叫楚云秀。”

“张新杰。”

卧室在二楼,放好行李后,叶修先确认了一遍二楼所有房间的门是不是都关上了。

厚重的浅褐色窗帘整齐地拉上,夜里听不到别的声音,昆虫的鸣叫也没有,安静得可怕。走廊里只有叶修的脚步声在回荡,感觉这整个走廊都充斥着阴森森的氛围。

这幢别墅里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吧?比如吸血鬼什么的?瞬间韩文清的脸冒了出来,打断叶修继续胡思乱想。像老韩这样的吸血鬼一点都不可怕嘛!

说是二楼最里面的房间不要打开,但是越是这样说越令人在意怎么办?叶修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面前就是一扇门,这里面可能是个书房,突然,脚下的空气剧烈流动,像是被风吹动的样子,木门缓缓打开,面前的景物却出人意料。

“这里是,哪里?”

滚着金边的红地毯,水晶雕刻的烛台,为什么这么熟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叶修不知道这熟悉感从何而来,只觉得顿时头脑发涨,眩晕得厉害,有很多画面一股脑儿硬塞进来,握着门把手慢慢蹲了下来,再后来意识就中断了。

梦境逐渐侵蚀了躯体,亦真亦幻。

“文清,欢迎回来。”叶修坐在沙发上,温柔地目光看着韩文清。

这不是叶修,这种熟悉的感觉像是穿越了数个时空,终究回到了他的身边。无数个黄昏与清晨,那个人迎着阳光,面对自己,温柔地说出来最简单的话语。

五百年间将自己的心锁起来,韩文清在这一刻却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也不想冷静下来。炙热的感情重新喷涌而出,韩文清大步走向叶修,轻轻阖上眼眸,将头枕在叶修膝头。

是你在做梦,还是我在做梦?这里是谁的梦境?可就算是梦境也罢,我再次见到你了,叶修。

叶修自然地伸出手轻抚韩文清柔软的头发。是吗?原来在那个人面前的你,是这个样子的,这样的毫无防备,这样的安心。

我所不知道的你……

我好想再多了解你一点,可是……对不起,韩文清,我不是他……

背后的窗帘被一阵风吹得乱舞起来,细小的花瓣乘着风也飘了进来,落在暗红色的地毯上,落在叶修和韩文清的身上。

醒来的时候,叶修发现自己在卧室睡得好好的,昨天晚上是在做梦?湿润的眼角让叶修明白那个梦境是何等令人悲伤。

——tbc——

评论(6)
热度(30)

© 流未 | Powered by LOFTER